小仙女13668ios

宝船上。

娇媚似火的华裳女子折身,返回宴席上。

就见这宴席上,高朋满座,男女老少皆有,都是来自大楚境内各大势力中的修士,无一不是世间武者眼中只能仰望的存在。

而这华裳女子,则端坐于上首坐席上。

“妙华夫人刚才莫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
一个墨袍灰发老者笑呵呵问道。

在座其他人的目光也都看过去。

之前时候,妙华夫人忽地起身,前往宝船凭栏处,远眺河面上出现的一艘乌篷船,这一幕,早引起了不少人注意。

被称作妙华夫人的华裳娇媚女子笑了笑,道:“说来倒是有意思,之前那一艘乌篷船上有两名修士,其中一个则是妖修。”

妖修!

在座众人皆露出一丝意外之色。

那墨袍灰发老者眸光闪烁道:“若真如此,刚才那妖修,定然不可能是来自咱们大楚境内。”

短发美女

众人皆点了点头。

三百年前,大楚境内十三个修行势力一起联手,下达‘灭妖令’,号令天下修行者一起出手,灭杀世间妖修,历经近十年的努力,几乎将大楚境内的所有妖修灭杀一空。

到如今,这世间妖类,早已如同绝迹。

这等时候,一个妖修忽地正大光明地出现在天澜河上,并且还不知道遮掩自身气息,根本不用想就知道,这妖修定不可能来自大楚境内。

“据我所知,妙华夫人最是厌憎妖修之辈,既然刚才发现对方的踪迹,为何不将那妖修留下来?”

一个身影瘦削,玉袍博带的中年男子问道。

妙华夫人抿嘴一笑,道:“以前的大楚,妖修横行,为祸天下,到处是乌烟瘴气的景象,所以才有了三百年前的灭妖行动。”

“到如今,大楚境内,妖修近乎于灭亡,我纵使厌憎妖修之辈,也不至于无缘无故就痛下杀手。”

顿了顿,她目光看向坐在不远处席位上的一位道袍男子,笑说道:“更何况,今晚还有来自大齐的‘凌道友’在,再去打打杀杀,可就大煞风景了。”

若苏奕和元恒在此,一定能看出,这道袍男子,正是凌云河!

而在凌云河身边坐着的,则是少女清芽。

清芽终究没忍住好奇,道:“这位前辈,为何会厌憎妖修呢?”

妙华夫人笑吟吟道:“小友只需记住一句话便可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”

清芽摇头道:“天地万物皆有灵,无论妖修,鬼修,还是我们人类修士,皆是大道路上的求索者,只有对错善恶之别,而无高低贵贱之分。”

此话一出,宴席上的气氛沉闷不少。

对大楚的修士而言,灭杀妖修之辈,就等于是在为世间众生铲除祸患,替天行道,天经地义。

这等情况下,清芽这番话,就有些刺耳了。

妙华夫人黛眉微皱。

凌云河笑说道:“我这徒儿第一次下山游历,不通世事,若有得罪,还望诸位莫要与之计较。”

妙华夫人嫣然一笑,道:“这哪谈得上得罪。”

刚说到这,忽地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。

华夫人美眸微凝,从腰畔摘下一串银灿灿的铃铛,铃铛表面镌刻着诸多晦涩古怪的图腾,银光流转,不断震颤响彻。

见此,妙华夫人目光一扫在座众人,道:“诸位,这天籁河上疑似有极强大的鬼物出世!”

此话一出,在座修士皆露出惊诧之色。

奇了怪了,今晚碰到一个妖修已很让人意外,现在竟还有鬼物出没?

妙华夫人道:“这鬼物竟能让我的‘银霄铃铛’产生异响,注定非寻常可比,诸位可愿随我一起去看看?”

众人皆答应下来。

当即,妙华夫人起身,袖袍一挥,银霄铃铛破空而起,如有通灵般,朝远处夜色中掠去。

妙华夫人和其他修士一起,遁空跟了上去。

夜雨绵绵,就见一片绚烂夺目的遁光腾起,照亮夜色下的天澜河,宛如神虹似的,朝远处飞去。

凌云河与清芽也在其中。

“师尊,这世间的修士,都喜欢斩杀妖鬼之辈吗?”

清芽问。

凌云河摇头道:“并非如此,这大楚境内的修士,在以前时候,曾和妖修、鬼修之辈结下血海深仇,双方势同水火,无法并存,哪怕到如今,对大楚修士而言,灭杀妖鬼之辈,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”

清芽恍然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……

……

夜色深沉,滚滚黑云涌动汇聚。

一座毗邻天澜河的大山之巅。

苏奕负手于背,望着那天穹上不断汇聚的劫云,道:“这是属于的化形之劫,渡过之后,便能凝聚成一副灵躯,成为一名真正的鬼修了。”

旁边,一袭血色裙裳,眉目如画般清丽的倾绾凭空漂浮,眉梢间尽是紧张和忐忑。

之前在乌篷船上,察觉到养魂葫的异动后,苏奕这才了解到,倾绾在修炼时,心有所感,察觉到了一场针对她的劫难即将来临。

苏奕顿时意识到,倾绾已经到了从妖灵之身蜕变突破的时候。

那一场即将来临的劫难,便是她蜕化灵身,踏上元道修行之路的化形之劫。

于是,苏奕当即行动,带着倾绾来到了这座大山之巅,为渡劫做准备。

“仙师,绾儿倒是不怕渡劫,就是担心万一渡劫失败了,以后就……就再无法陪伴您身边了。”

倾绾怯生生开口,声音清润软糯。

“有我在,哪可能让出事了?”

苏奕哂笑,“且专心渡劫便是,无论发生什么,皆无须理会。”

一场小小的化形之劫罢了,以倾绾的底蕴,足可轻松化解。

须知,倾绾灵体本就无比纯净罕见,在鬼物之中,称得上是“根骨清奇,底蕴卓绝”。

再加上倾绾修炼的,乃是十方修罗经】这等鬼修一脉的至高道典,这一段时间来,又有自己的悉心指点和教导,哪可能会被一场化形之劫难倒了?

“嗯!”

倾绾狠狠点了点头。

少女深呼吸一口气,清丽略显婴儿肥的小脸上,紧张和忐忑之色一扫而空,变得平静而坚定。

苏奕悄然退开。

“主人,倾绾姑娘所迎

来的这一场化形之劫,可要比我当初遇到的更可怕。”

元恒眉梢间尽是凝重。

此劫虽还未曾真正形成,可天地间弥散的劫难气息之盛,让他都感到一阵心惊肉跳。

“此劫的确很不寻常,不过,也谈不上太逆天。”

苏奕随口道。

和他当初踏入辟谷境时所遇到的那一场禁忌般的劫难相比,眼前这一场针对倾绾的大劫,只能算“中规中矩”。

和当然,在苍青大陆的修士眼中,这等大劫已堪称旷世罕见了。

天穹上,劫云愈发厚重,压抑人心。

忽地,远处夜空中,出现一片绚烂夺目的遁光,朝这边急速掠来,足有二十余人,浩浩荡荡,阵容强大。

当远远地,看到山巅上正准备渡劫的倾绾时,一阵嘈杂的声音随之响起:

“好可怕的天劫气息,那鬼物莫非是一只积年老鬼不成?”

“有意思,这鬼物是要渡化形之劫啊!”

“什么时候,这天澜河附近,竟藏有这样一个厉害的鬼物了?”

“管她是什么来历,似此等孽障,必当予以毁灭,从世间抹除!”

声音还在回荡,那一群修士已迅速靠近过来,气势汹汹。

“主人,是刚才宝船上的那些修士!”

远远地,当看到这一幕时,元恒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。

苏奕嗯了一声,神色淡然如旧,扭头对倾绾说道,“记着我说的话,专心渡劫,无须理会其他事情。”

倾绾原本也被这一幕惊到,当听到苏奕的话后,心中就如找到了最坚实的依靠,身心皆平静下来。

她低声道:“仙师,我……我若化形成功,也……也可以称您为主人么?”

少女睫毛微颤,似有些羞涩和忐忑,也带着一丝丝的期待。

“都快渡劫了,脑瓜子想什么呢。”

苏奕哑然失笑,“等渡劫成功,随怎么称呼便是。”

倾绾登时笑起来,清丽的小脸都焕发出一种别样的神采,狠狠点头,“嗯!”

而后,她转过身,望向天穹,娇俏绰约的身影上,有一股沛然无匹的强大气息在运转,一对深邃美丽的丹凤眼也变得深邃而明亮。

少女眉目如画,裙裳飘曳,如若鬼中仙,气质幽冷似雪。

嗖嗖嗖!

破空声响起,那群修士陆续抵达,立足距离山巅不远处的虚空。

为首的,正是一袭华袍,娇媚似火的妙华夫人。

当看到苏奕和元恒的身影,妙华夫人这位大楚聚星境顶尖人物,一对黛眉不由微微皱起,道:“是们?”

几乎同时,站在人群后方的凌云河、清芽师徒二人,也是认出了苏奕和元恒,皆是一怔。

“师尊,他们……”

清芽张嘴要说什么,就被凌云河不动神色地制止,传音道,“莫要声张,且看看情况。”

清芽唔了一声,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,好奇地看着远处凭空漂浮的倾绾,神色间不由浮现一抹惊艳之色。

呀,好漂亮的鬼修小姐姐!

——

ps:第五更会有些晚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