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ttingapp下载

韩国富想不出来,咋的卖毛竹不划算了,这都打听好了,一百斤毛竹五分钱呢,一千斤可就是五毛,一天砍上一万斤那就是五块,要是十万斤可不是五十了。

这可不少钱啊,一冬天砍上三五万根毛竹算下来就有二千多块呢,这可不少钱呢,咋的就不划算了。

“叔,你看啊,咱们一根毛竹最多百来斤吧。”

李栋说道。“现卖出去一根五分钱都不到,一天一人来回从山里最多十根就不错了。”

“三五毛钱一天还不行啊?”

韩国富一瞪眼,好高骛远啊,一天赚几毛钱比上工都要来的多了,咋的到这小子嘴里就不划算,看不上眼了。

不说出个鸡毛猪粪来,小心一会抽你,好嘛,还来脾气了,李栋一看韩国富威胁的眼神,还有帕金森病一样握着烟杆子颤抖的手算了,脾气爆炸的老年人惹不起啊。

“叔,你听我说啊。”

李栋开动脑筋,满肚皮里刮拉出一堆理由。“你看,城里毛竹需求量他也有限不是,不光光咱们韩庄有毛竹,其他庄子也有啊,要是砍了卖不出去,咋办啊?”

韩国富微微一顿,还真没想到这事,啥时候东西还怕卖不掉,这年月卖不掉东西还真不多,韩国富被李栋一顿歪理给糊弄住了。

李栋偷摸打量韩国富表情见似乎有些动容,赶紧接续说道。“叔,那咱们怎么办,大家都卖竹子,竹子肯定就不好卖,咱改卖竹篮子,竹篓子,竹箩筐。”

“这些有人收?”

成都大花季游人争相拍照

李栋一下被问住,心说我哪里知道,不过现在不能怂啊。“叔,城里人总要买菜吧,要不要篮子,工厂里装东西,矿山装煤块,要不要箩筐啊,咋的还卖不掉呢。”

韩国富心里合计,这话倒是有点道理,完全没注意自己被李栋带偏了。

“再不济等农贸市场开了,还能去农贸市场摆个摊子卖卖。”

“咦,你知道了农贸市场要开了?”

啊,李栋哪里知道,这么说里山公社要搞农贸市场了。“叔,啥时候开,你这边有信不?”

“说是下月一号。”

那不是没几天了,李栋心说真的赶巧了。“叔,你还犹豫啥,咱们竹篮子竹筐编好了,送农贸市场,总比竹子卖钱多些。”

“再说,不用担心不符合国家政策,农贸市场可是政府要建的。”

韩国富心说是这理啊,可农贸市场不是天天开,差点被这小子糊弄了。“农贸市场大集十天才开一次,咱们编这么多篮子,竹筐,卖不掉咋办?”

李栋眨巴眨巴眼睛,有些疑惑。“叔,去其他农贸市场不就好了,后街,梅陇,玛雅,乌沙,离着都不远啊。”

韩国富一顿,还真没想到这一茬,这个能成嘛,这不是天天赶大集了,这成啥了,不算投机倒把吧。

这年月的人思想都挺单纯,想的一般都是眼前的事,尤其是农村没啥信息,啥都不知道,一抹黑。

收音机传开让我们荡起双桨,这是一则新闻背景音乐,北海公园七年之后重新开放,全聚德,便宜坊等恢复百年老店称号,这些不说还有关于青年办起个体摊位卖两分钱一碗的大碗茶新闻。

韩国富愣住了,这不是投机倒把嘛咋的还上新闻了,咋不抓了。“叔,你听到了,人家北京都能干摊子,咱们集体搞的,还能不成。”李栋绝对不能让韩国富搞卖毛竹的生意。

那真不是人干的,一根鲜毛竹百多斤,一路扛下来走的还是山路,一两里地,李栋想想头皮都发麻。

韩国富犹豫了,合计着半天起身。“我找你国兵叔,国红叔合计合计,一会中午你也过来,再商量商量。”

总算动摇了,李栋松了一口气,好好清闲日子不过,卖啥毛竹啊。“让我们荡起双桨……。”合着拍子,李栋优哉游哉唱了起来。

“栋哥。”

好嘛,这么不让人清闲啊,抬头一看韩卫朝,韩卫国,韩卫东几个全来了。“坐。”

“抽烟自己拿。”

李栋拿杯子倒茶,韩卫国几个忙接过来,这杯子真好看,回头结婚时候也买一套。“栋哥,这几天我们跑了一下周围几个生产大队,他们挖的黄精都卖给收购站了。”

“咋的全卖给他们了?”

“收购站来人一个庄子一个庄子的收。”

李栋心说,这下还真是不好搞了。“哪算了,咱们抢不过他们。”

本来带着韩卫国几个赚点小钱,现在看来不行了,收购站竟然派人下来收购,想来黄精需求量不小啊。

“野鸡,野兔,还有山货呢?”

“收了一些。”

那还好了,李栋山庄还有一点存货短时间内倒是不怕。几人瞅着边上收音机,一半是来说事的,一半是来听评书的。

李栋把声音调大一些,中午正好有一段,几人听的津津有味啊。

得,李栋心说自己刚还担心来着,现在根本不用担心,这几人就没太往心里去。“对了,跟你说个好事,过几天农贸市场要开。”

“真的?”

几个人一喜,农贸市场听老人说过,那不是说过些天可以去赶大集了,太好了。

“栋哥,你听谁说的,准不?”

“国富叔。”

“那准没错了。”

几个兴奋起来想着回头找对象一起去赶大集,要不要借车呢,三人视线对视一眼立马明白各自想法。

“对了,国富叔准备给咱们冬天找点事情做。”

李栋把搞竹编的事稍微透漏了点,当然竹编好处肯定多说一点。

为了不砍毛竹,李栋算是用心良苦了,中午李栋来到韩国富家里,李栋包了一包扇贝干,扯了几根海带。

“李栋来了,快进屋,你国兵叔他们都到了。”

“一点扇贝干。”

“咋的又带东西啊,这孩子,扇贝是啥?”李春花挺高兴,这娃多客气啊。

“扇贝是一种海里的贝类。”

“乖乖,海里的东西啊。”

李春花打开一看,这啥东西,稀奇啊,两个媳妇跑来看稀奇,韩国富几人听到动静也出来了。

“啥事啊?”

“这不是李栋这孩子,带了些海里的东西。”

“海里的东西?”

好家伙地韩国富,韩国兵,韩国红,韩卫军一波队里干部全围了过来,海洋啊,这些人哪里见过啊,没曾想还能见识到海里的东西啊。

这年月彩色书,山里都见不着,大海啥样子,没几个知道,至于说着照片,开啥玩笑,里山公社有没有照相机还两说,更别说去海边拍照了。

为啥困难时期,好些人饿死都不出村,出不去啊,没介绍信,你咋出门啊,当盲流,多少盲流出去就没了,失踪,或是死了,谁知道啊。

农村除了考上大学,几乎没有去城市的机会,为了一红本子,多少姑娘找着生病,老的,啥办法都想过,为啥知青都想着回城里,不说天上地下至少隔着十万八千里。

海里东西,太稀奇了,别说韩庄人没见过来,里山公社估摸都没人见过这好东西。

“咋个样子?”

大家瞅着半天,这咋吃啊,不懂啊,李春花拿起一个扇贝干直接塞嘴里,好咸啊,好东西啊,不舍的吐了。

“海里东西就是好,咸的。”

李栋都看懵逼了,直接塞嘴里了,这可是生的。

“这又是啥?”

“海带。”

“也是海里东西。”

“这上面是盐巴吧?”

别啊,韩卫军抹了一把塞嘴里,咸的嘴直抽抽,可没舍得吐出来。

“真是盐巴。”

李栋心说,你一家都是勇士啊,践行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

“这都咋吃啊。”李秋菊小声问道。

这东西都没见过,咋弄,不懂啊,李栋心说可不是嘛,自己忘记这一茬了。

“婶子,嫂子,要不我来做吧。”

“行,那俺们跟着学学。”

干海带放水里,边上韩卫军差点没忍住拦着,这上面还有盐巴呢,咋就放水里,海带一会功夫泡发了变老多一盆,众人看的一愣一愣。

“这是咋回事?”

“泡发了。”

辣椒炒海带,粉丝扇贝,李栋加的油稍微多一点,剩下点海带又炖了一个汤,李春花趁着李栋出去尝了尝汤,好鲜啊。

中午事情都忘记说正事了,几个队干部对付上海带,扇贝,第一次吃,别说海带这还真挺符合胃口,几人吃的别提多高兴了。

“这菜好,一泡一大把。”

“炒菜还不要加盐。”

李栋心说下次我多带点海带,不行我卖海带得了,当然只是想想,开玩笑,一点没关系,太多,不定谁一举报,调查调查,李栋就麻爪了。

“来喝汤,这汤鲜。”

午饭炒海带,粉丝扇贝吃了精光,汤都喝的光光的,李栋倒是混了不少腊肉,没人吃啊,好吃,山里腊肉真好吃,可惜了,现在这时候各家一点点腊肉,还是上次分的野猪。

真想进山啊,不知道有没有野猪,想到下周末,高为民组的局,不定运气还真能遇到野猪,最不济打个野鹿也行啊。

“李栋,你来说说竹编的想法。”

韩国富一抹嘴上,说起正事。

竹编这一套李栋都说熟练了。“竹篮子,竹篓,这些都是最简单的,回头我打算去地区图书馆,看能不能找到关于竹编的书籍,要是找不到的话,我写信给北京那边报社托他们帮着找找。”

好家伙北京报社,这一说,几人还真就安心了,这就是文化人啊,你听听,这口气,其他庄子能比,李栋心说回头回去,去淘宝看看,竹编上层竹艺的啥,不行再买本书回来。

总算是忽悠住了,不上山砍竹子就成,真干不了。

“李栋,明天你跟卫军一起带人进山砍一些毛竹下来,咱们试试做着竹篮子。”

“啊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