尺度比较大的直播app

  程小玥用最快速度的赶到之前入住的威汀酒店,她抓到一个人就求救道:“你好,请问你帮帮我吧,我遇到了抢劫。”

  奈何语言不通,那些法国人根本听不懂他说什么,只知道这个陌生的女人脸色很慌张,就算想要帮忙,也有心无力的,他们的对话根本不地一个频道上。

  程小玥连比带划,还用上了学校里学的但是多年不用的英语,但依旧没有人听懂他的求救了,好不容易看到来了个黄色皮肤的人,但对方还是的日本人。

  日语她也听不明白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也不知林逸琛那边怎么样了。

  就在程小玥急的都快要哭了的时候,酒店的前台引着一个穿着浅蓝色西装的金发帅哥走了过来,他湛蓝色的眼睛望着程小玥,用蹩脚的中文,问道:“你好,我是这儿的经理卡尼尔,我会一点中文,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吗?”

  终于听到熟悉的中文了,程小玥激动一把拉住他的手,急忙说:“有三个拿大刀的外国人在抢劫我的男朋友,求求你跟我去救他。”

  这是程小玥第一次这样对外介绍林逸琛的身份,不过她现在心里根本没有时间想这么,下意识就这么说了。

  可能是因为外国人缘故,金发帅哥听完程小玥的话,皱着想了一会,等他在脑子里转换语言理解后,连忙说:“你别担心,我这就找人一起的帮忙。”

  说完,不等程小玥回应,他立刻朝大厅里腰间别着警棍的两个高大保安说了什么。

  “小姐,请你带路吧!”

  程小玥知道林逸琛这下有救了,二话不说就在前方小跑带路,后面跟着金发帅哥和两个保安。

可爱小妖纯纯粉嫩着实迷人

  看到到林逸琛时,程小玥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,因为情况还算不错,已经有两个劫匪被他撂倒了,他正赤手空拳跟最后一个劫匪对峙。

  “逸琛,我带人来救你了,”程小玥忙朝林逸琛方向大喊。

  劫匪和林逸琛都看了过来的,那外国劫匪虽然听不懂程小玥说的声,但看他后面带来的人,知道行事对自己不利了,忙想拉起同伴就跑。

  他的两个同伴被林逸琛打趴在地上根本爬不起了,眼看程小玥等人靠近,他十分没一起自个儿逃跑了。

  林逸琛有心想追,但是他大腿在之前被划了一刀,已经流了不少血,硬撑到现在,还打趴了两个劫匪,已经是奇迹了。

  程小玥直到跑到他身边,才看到他受伤。

  她看着林逸琛腿上一大块伤口,难过得眼眶都红了,她哽咽地喊了一声:“逸琛!”

  林逸琛扫视了一眼程小玥带来的人,见没有什么威胁性,这才收回目光,冲程小玥招了招手,喊道:“过来,给我抱抱?”

  “这个时候……”程小玥本来想骂他来着,这个时候不应该是要去医院才对吗?但看到他身体晃了晃,立刻闭了嘴,忙依言靠了过去。

  林逸琛就着抱着她的姿势,将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倒了她的身上。程小玥觉得很吃力,但也没说什么,眼眶红着,心里却腹诽他。

  都什么情况了,还死要面子,不肯在外人面前露出软弱来。

  卡尼尔吩咐一个保安去追那个逃跑的人,另一个将躺在地上哀嚎的两个给绑了起来。他给当地的警局到了电话后,才正眼看向林逸琛,眼里上过赞赏。

  他用蹩脚的中文说:“两位放心,我已经报警的,等会儿救护车也会过来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程小玥真诚的道谢,如果不是他,她估计还是很没用地站在酒店的大厅里哭。

  “不客气!你们是我们酒店的贵宾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卡尼尔笑着说。

  警车和救护车差不多一前一后地到了,林逸琛已经虚弱的没有说话的力气了,好在程是卡尼尔帮忙和警察还有救护人员沟通。

  程小玥只需要静静地待在林逸琛的旁边。

  在卡尼尔的斡旋下,警察只是简单给程小玥做了一点笔录,就带着几个劫匪上了警车就走了。

  林逸琛伤势比较严重,加上失血过多,急需送医院输血,程小玥跟着救护者一起到了医院,随同的还有暂时充当翻译的卡尼尔。

  等林逸琛输好血,所以的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,已经差不多是凌晨四点了。

  卡尼尔帮忙弄好住院等手续,给自己买了一个咖啡,给程小玥带来一份可可饮。

  “谢谢!”程小玥再次感谢他的体贴。

  “程小姐,你要不要休息一下,我可以帮你照看林先生的。”卡尼尔看程小玥满脸疲惫,好心建议道。

  “不用了,我可以的。”虽然有点累,但是林逸琛没有醒,让她去睡,她肯定睡不着。

  卡尼尔看她坚持,也不好再说什么。他拉过一把椅子也坐到床边,他说:“那我陪你说会话吧,顺便练习一下我的中文。”

  程小玥明白他怕她一个人应付不来,想要留下来陪自己的好意,便点头致谢。

  如果仔细去听的话,会发现作为一位外国人,卡尼尔的中文很好了,就是有些音调方面刚升调的时候,他用了降调,该用降调的地方,他了升调。

  不过并无大碍程小玥称赞他,说:“卡尼尔先生,你的中文真好!”

  “程小姐,直接叫我卡尼尔就可以了,我的中文是之前在中国做交换生的时候学的。”

  他都这么说了,程小玥接话,又说:”那你也可以我小玥。”

  卡尼尔也不扭捏,直接就问:“小玥,你来法国度蜜月吗?”

  “不,不是的。”程小玥忙摆手,脸红着解释,“就是来玩玩的,想看看香榭丽尔大街的枫叶。”

  “哦!这个季节确实最适合欣赏枫叶了。”卡尼尔的了然地点头。他们国家,除了埃菲尔铁塔,就数枫叶最有名了。每年都会有数以百万的游客来观赏。

  “唔!”说话间,病床上昏迷着的林逸琛终于幽幽醒来。

  “逸琛,你醒了?”程小玥忙探着脑袋,看他的情况。

  卡尼尔很识趣地说:“你男朋友醒了,那我先出去了,但我就在外面,有事叫我。”

  “他是?”林逸琛看着卡尼尔离开的背影皱眉问。

  “他是威汀酒店的经理,叫卡尼尔。”程小玥简单介绍了一下,就关心地问他:“你怎么了,伤口疼不疼?难不难受?要不要我叫医生过来。”

  林逸琛看着程小玥对自己如此关心,冰冷的心渐渐温暖,他故意问道:“这么多问题,你让我先回答哪个?”

  “你!”程小玥气结。

  这家伙也太混蛋了吧!她可是在关心他,他却只知道调戏自己。

  但转眼想到自己刚才的表现,似乎好像真的有些过于在意了点,搞得好像自己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一样。程小玥的脸不由地微红。

  “你脸红了。”林逸琛恶劣地指了出来。

  “我就喜欢脸红,不行吗?”程小玥恼羞成怒地解释了一句,显得更加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  “我没有说不行。”程小玥在乎他这件事,让林逸琛很满意。他脸上没有表现出半分,好像只是字陈述事实。但是他如大海般幽深的黑眸里满是戏谑。

  他的眼神似乎能够看透自己的内心,程小玥不想被他看透自己的内心,她的内心连自己都不清楚,这点让她感到有点慌乱。她不敢深想,只想逃出这让她害羞不已的病房。

  可是林逸琛提前一步看出她想要逃跑的想法,大手提前一步从被子下来神了出来,一把将程小玥拉到了自己的怀里。

  “啊!”程小玥一个不防,直接被拉倒,鼻子撞到他强壮的胸膛上,痛的她抬手就往林逸琛的胸膛上锤了两下,抱怨道:“很痛的哎!”

  “嗯哼!”林逸琛痛苦地闷哼一声。

  程小玥以为是自己打到了他的伤口,吓得忙说:“对不起,伤到你了吗?我不是故意的!”

  她抬头观察林逸琛的神情,看到他脸上笑意,迟钝地反应过来,他的伤的是腿,气的又锤了他两下,骂道:“你太过分了!你怎么可以……”

  剩下话都被林逸琛低头的一个深吻给堵了回去。

  “唔!”程小玥只挣扎了两下就被他高超的吻技吻得脑袋发晕,身随心动,任由他予取予求。一吻结束后,她双腿发软,只能趴在他的胸膛上喘气。

  病房里变得很安静,静的只有他和她的此起彼伏的呼吸声,程小玥的耳朵刚好贴在林逸琛心脏的地方。

  噗通,噗通,噗通……

  他跳动着的每一下的心跳声都强而有力,程小玥安静的听着,莫名地觉得很心安。

  似乎哪里变得不一样了,程小玥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。

  林逸琛的大手放在程小玥的脊背上,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地拍着。他闭上了眼睛,沉浸在这难得的温存里。

  看来,这次的欧洲之旅是来对了。

  程小玥突然想起什么来,抬起头来,对林逸琛说:“你下次不能这样了?”

  “不能什么?”林逸琛不解。

  程小玥继续说:“我知道我留下来可能是累赘,但是如果我留下来的话,说不定你也不会受伤。”

  林逸琛本想开口说,难道你会功夫不成?可话到嘴边才意识到她是说想要替自己挡刀的意思,他怔住了,半天没有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