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xccapp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初十很快帮初一解了惑,说道:?“刚刚在院子里昏过去了,是夫人叫人将从院子里抱进来,还亲自帮上药,还将她珍藏的药丸拿出来,没看见主子那眼神,都快嫉妒的发狂了。”

初十脸上唯一一次露出一抹笑,就像冰山上的雪莲,霎那间盛开绽放,让她平淡无奇的脸变的鲜活起来。

“初一,,居然笑了,笑起来真好看。”这么多年,这还是她第一次连初一露出除了冰冷以外的表情,这笑容瞬间迷了门外人的眼。

黑鹰接到消息刚走到窗外,被撑开的窗子正好将屋内的情景看个清楚。

初一那毫无防备的笑瞬间便落入他的眼中,让他毫无防备的心被撩拨,掀起厚重的涟漪,久久无法平静。

“黑鹰大哥,怎么来了?是不是也来看初一姐姐的,初一姐已经醒了,快进来。”听着动静,就看到黑鹰那张毫无起伏的脸孔,映入他们眼帘。

他怎么会来?

初一心中暗暗猜测,声音嘶哑道:“是不是主子他有什么吩咐?”

黑鹰心中一震,冷幽幽的话从他嘴里冒出来,道:“不是,主子他在夫人那边,我,我只是听说,过来看看。”

“看过了,我没事。”两人相对无言。

初一心中若有所思,她刚刚还在奢求什么?主子没将自己赶出暗阁已经对她最大的仁慈。

大眼睛和服少女古镇唯美写真

初一,该醒醒了!

此时,陌染还在玉瑶的房间里,眼睛一瞬不停的在她身上扫视。

“瑶儿,再过几天就是北辰睿五十大寿,等那一天,我想跟北辰睿提我们的婚事,意下如何?”陌染冷眸深邃,看着一直忙碌的玉瑶,眼中透着股无名火。

见她半点没想搭理自己的样子,陌染眼中的冷光化成浓火变的滚烫。

大步流星般直接靠近她,等玉瑶感受到来自身后的灼热,身体忍不住轻颤。

等她回过神来,就好了自己头上多了一个重重的东西,刚准备摘下来,就被陌染拦住。

“别摘,很不错,带着吧。”玉瑶愣住了,没想到一向冷漠的陌染居然也懂的给她送礼物。

陌染手中像变魔术一样,从怀里拿出一面镜子,“喜欢吗?”

镜子中清晰的映出来一张面孔,白皙如玉的肌肤如雪一般晶莹剔透,立体的五官看起来更显优雅与高贵。

漆黑如墨的长发上在脑后别了一枚熠熠发亮的凤钗。

凤钗的眼睛跟鳞羽都是用透亮的血红色晶石点缀,层层叠叠的羽毛更是栩栩如生,那展翅欲飞的模样让玉瑶发出惊叹。

曾经在现代的时候,她跟着自己老板参加过一次拍卖会,当初拍卖会上有一枚跟这根相似的发钗,只是没有这根精致。

最后被她老板用五千万买到手,还跟捡到宝一样。

见玉瑶久久没有回答,陌染再次询问出声道:?“难道不喜欢吗?”

陌染心中把方紫焱那家伙恨的咬牙切齿,他不是说只要是个女孩子就喜欢这招吗?现在看来在瑶儿身上并没起多大作用。

方紫炎那家伙居然敢骗他,脸色顿时变成浓墨暗沉的能滴出墨汁来,看来玉漱把那家伙整治的还太轻了。

“陌染,怎么了??”强劲的冷气就像一股飙风席卷了玉瑶的全身,顿时变的如坠冰窟。

陌染霸道的从玉瑶手中将发钗夺回手中,重新戴在玉瑶发间,“不喜欢也必须收好,不许摘下来。”

陌染话中带着生硬的霸道,放在玉瑶腰间的双手不自觉收紧,嘞的玉瑶生疼。

“陌染,把手放开,我快被嘞死了。”陌染冷哼出声,脸色依旧冰冷如寒潭,手上的力道却减轻了不少。

那样的力气,玉瑶仍然无法挣脱。

“陌染,这凤钗我没有不喜欢,这么贵重的东西,我只是戴着不习惯,太重了。”?玉瑶重新将凤钗拿在手里,陌染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。

沉默一会儿,就听见陌染的声音说道:“这凤钗是我母亲留给我唯一的东西。”说话间,陌染眼中透着一股浓浓的思念。

玉瑶面露疑惑,道:?“我听说母亲不是……”

刚来盛京,玉瑶早就听说过大将军的身世,她的母亲一直都健在,只是不曾住在将军府里,现在听陌染的话,好像并不是这样,难道这里面还透着什么隐情?

玉瑶安静的靠在陌染怀里,静静的听他娓娓道来。

陌染的父亲陌将军,以前只是个小小的参将,当时只娶了一个县令家的小姐,后来他屡立战功,一直做到统帅将军。

有了权利接踵而来的就是地位跟女人,当时的淮阳郡主北辰晓晓对陌染父亲一见钟情,非要下嫁给他。

可是当时他已有妻子,而且还有孕在身,相对

于北辰晓晓的貌美,家里的糟糠之妻又怎么能相提并论。

陌染的父亲直接贬妻为妾,尚了郡主。

淮阳王郡主正是现在的老夫人。

婚后再不理会陌染的亲娘,直到陌染的降生,这才重新又被陌染的父亲注意到。

陌染的母亲在生他的时候留下了病根,一直缠绵在病榻,现在陌染被重新重视,或许是心中这唯一的牵挂被放下了,没多久就撒手人寰了。

留下陌染一个人在后院里。

也许是上天对他的惩罚,跟北辰晓晓成亲三年后一无所处,只得把陌染过继到她名下。

后来六年间北辰晓晓对陌染还算不错,照顾有加,陌天行也重新纳过几房小妾,可无一例外都没有人给他生下一男半女,多年来府里只有陌染一个孩子。

时光匆匆,六年后,陌天行的身子大不如前,向朝廷申请将大将军的职位让给当时自己唯一的孩子陌染。

可是就在皇上刚颁布诏书不久,没想到多年来无法生育的老夫人居然怀孕了。

老蚌生珠,这无疑给陌天行一个天大的惊喜。

一直仔细小心的呵护着,北辰晓晓开始无法顾及陌染,甚至有时候,她看陌染的眼神都带着诡异。

将军府紧张了几个月,后来北辰晓晓终于在次年的夏天生下了将军府里第二位公子,陌文康。

可是将军的职位已经由陌染继承,皇上亲自颁布的诏书,改不得,自此,陌染便成了她的眼中钉,多年来暗杀不断,上次要不是他命大躲过一劫,他坟头上的草都长的有一人高了。

陌文康自出生就身体羸弱,动不动就感冒发烧,在他即将满月的时候,一场大病差点要了他的命,此后落在个咳嗽的毛病。

每年冬天都是他大病的最高期,都要大量的补药才能医治,更何况盛京城位于北方,冬日里寒冬腊月能把人冻成冰棍,北辰晓晓才常年带着他在南方居住,只有在过年的那几天来盛京小住几日。

这么多年,俨然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,自己的儿子身体不争气,只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自家侄女身上,她嫁进大将军府,她才能更好把持府里的事情。

玉瑶没想到陌染身上还有这样的事,伸出修长的手指回抱住陌染。

声音温柔似水,道:“陌染,还有我。”

玉瑶看着一脸落寞的陌染就像看到现在的自己,陌染好歹还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,可她呢?

呵――

可是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,曾经很小的时候,班上的人经常骂她是没人要的野孩子,那时候她只会哭,现在想来,真傻!

既然他们不要自己,那她有何必去强求,幸好这辈子有玉忠平夫妇,虽然陈氏偶尔会犯点小糊涂,却带着自己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母爱,这就够了。

两人感受到彼此的温暖,冰冷的心像是被撞击过,将那点点的苦涩冲散,被一种叫幸福的感觉所取代。

陌染看着玉瑶的眼神温柔的都快滴出水来,心头微颤,对,他还有她。

“陌染,快过来看看,这是我为邀月池画的宣传册。”也许这话题转变的太快,让陌染一下没反应过来,看着眼前自己的小女人,嘴角微微上扬。

陌染低头看着手里的画稿,上面的东西都能清晰的看出来,只是越看陌染脸色越是变的浓黑。

“瑶儿,能说说这里到底是准备做什么吗?”玉瑶都能听出咬牙切齿的味道。

虽然她准备做的事一时间还无法让人接受,可她相信,只要开办起来,这里无疑就是女子们的天堂。

“只不过开办一个大型的疗养馆,可以做脸部跟身体的按摩,难道有什么不对吗?”

不对?当然不可以。

“我不同意。”陌染一字一句,脸色铁青,剑眉倒立,将玉瑶辛苦画好的画稿给撕个粉碎。

玉瑶怒了,这可是她用了整整一下午的时间辛苦画出来的,现在全都被陌染给破坏了。

刚刚还柔情似水的脸,一下涨成赤然。

“陌染,凭什么动我的东西!”陌染看着玉瑶准备跳下自己的身上,环抱住玉瑶的手变成铁钳,嘞的玉瑶差点喘不过气来。

“我现在就让知道凭什么。”说着凉薄的唇瓣一下贴近玉瑶的唇。

灼热的温度让玉瑶轻颤,该死的,眼前这个男人他居然强吻她。

陌染像是惩罚玉瑶的不专心,在她火热的唇上留下两个浅浅的齿痕。

一股铁锈般的血腥味让玉瑶蹙眉。